当前位置:主页 > 医学论文 > 正文
医院医生医保,博弈下的命运共同体
时间:2019-02-09 13:13 来源:未知 浏览量
医院医生医保,博弈下的命运共同体



长期以来患者越多,诊治量越大,医院和医生收入越高的传统概念已经被反思,被质疑,并开始被替换。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正确的支付机制应该是激励医院和医生去做对患者最有利的服务,而不是做最多的服务。

也就是说医院和医生的收入主要应来源于保持健康,预防和减少疾病,而不是被动治病。正如清代一幅对联所言:“但愿世间人无病,宁可架上药生尘。”

在2019年期间,医疗行业将继续过渡到以价值为基础的给付模式。预计到到 2019年底,全球医疗支出的15% 将和按服务数量脱钩 (Reenita Das, Forbes)。

对于那些医疗服务开支占到国内生产总值近10%或更多的国家 (例如美国、法国、德国、加拿大和日本等国家)来说,这一转变的动力更紧迫和强烈。

HMO、ACO在2019年会继续回归和兴盛。更多的医疗系统和医保之间通过承担全面和共同的风险合同来为受保户提供主动的,长期的和综合的健康服务。

在按人头预先获得固定支付额后,医院和医生的思维和运营方式会随之改变,从目前以“疾病”为主体,代之以“健康”为主体。

医院和医生的收入不再是“先治病,后付费”,也就是说在以价值为基础的给付模式下,出现在医院和诊所的患者带来的是花费,而不是收入。

医疗服务健三角渐趋等边,医保、医院、医生三足鼎立

2019年,医生集团化,医院连锁化,医院医生联合化和系统化会继续加剧。

在医疗服务向以价值为基础的模式转换过程中,无论是医生,医院,还是医保,都面临着不合作就难以生存的挑战。

最成功的医保将是那些能够将受保人与其医疗服务更紧密联系起来,为受保人提供附加服务的机构。医保是医疗生态系统中唯一收集,储存每个受保人完整医疗数据和信息的一方。

这些数据和信息对迫切期待提高医疗效率和质量的医院和医生来说,其重要性不言而喻。医保机构为了吸引和留住受保人,则必须要依赖签约的医院和医生来做好预防和诊治服务。

在谁也离不开谁的大环境下,医保、医院、医生三方了解并尊重各自的优势,通过谈判和协商形成共同承担受保人健康,分担经济风险的利益共同体。

传统医疗保险改变,新兴医疗保险继续尝试

政府医保和商业医保并存是一个长期的走向。 政府医保主要覆盖特殊人群和弱势人群,但会加强和商业医保的合作,将更多的受保人纳入商业医保管理式医疗服务体系(Managed Care)。

传统大型商业医保地位稳固,但也被迫做出改变以提高竞争力。 在险种设计多样化,提高受保人对医疗服务和花费的意识和责任之外,传统商业医保机构通过兼并和收购方式延伸覆盖范围,甚至直接提供药物,技术和健康医疗服务。

新兴的非传统医保机构发展并不顺利,但在资本市场上仍然可以凭借新的概念和愿景吸引投资者。

这些新兴的医保机构无论是专门从事大病慢病补充保险,还是提供全面医疗保险,都不约而同地把重点放在更好的用户体验,更透明的医保险种,更简化的销售,更直接的服务和给付等,希望以此在传统医保的包围下辟疆拓土。

2018年初,亚马逊(Amazon)、伯克希尔·哈撒韦(Berkshire Hathaway)、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共同宣布成立一家新的医保公司,旨在为各自的雇员及家属提供价格合理、透明的高品质医疗服务。

声明中说新医保公司初期将专注于提供技术解决方案,简化医保系统,是一个“没有盈利激励”的企业。 2019年他们将具体迈出哪些步子,让我们拭目以待。

新技术和数据的应用进一步优化,以患者为中心的高效多样化医疗服务

医疗服务必须,也只能以患者为中心,在医生相对短缺时,医生和患者直接相关的诊治时间,地点和手段需要最大程度的优化。

据估计目前医生们平均把21%的时间花在非临床的事务上(2018 Physician Survey)。2019年,人工智能 (AI)、机器人技术,认知技术和精准医疗可以使临床医生的许多非临床事务自动化,行医过程更高效。

2019年,处于起步阶段的人工智能在临床上的使用会有所突破,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进一步发展人与机器的互动,特别是在影像诊断、药物发现,肿瘤诊治和风险分析应用等方面。

通过在特定医疗服务工作流程中实施人工智能平台,未来2-3年可实现10-15% 的生产率提升(Reenita Das, Forbes) 。

应该指出的是,截止到今天,因为最终用户(患者)通常不愿意为人工智能支付额外费用,而医保在定价和给付上严重滞后,阻碍了人工智能在临床上的发展。只有在人工智能被证实可为支付方和使用方都带来利益和投资回报时,大幅度快速增长才能成为现实。

协助患者在医院以外接受医疗服务的数字医疗技术将增长30%,全球市场在2019年会超过 250亿美元(Reenita Das, Forbes) 。

慢病和人口老龄化是院外数字技术,如远程患者检测设备、个人穿戴医疗设备,远程医疗平台、虚拟医疗系统,个人医疗应急设备,智能手机APPs等解决方案的主要驱动因素。

即使在重视技术的美国,也只有14%的医生尝试过以远程虚拟技术对患者进行诊治,17% 的医生使用过类似技术做医生之间的咨询和会诊(2018 PhysicianSurvey)。

2019年支付政策会继续改善,参与的医生比例会增加,同时还会扩展到精神医学、健康管理、牙科、营养、和处方管理等新的领域。

医院专业的分析从大数据转向有实际使用价值的小数据。随着医疗服务行业对数据管理工作流程的适应,预计大量用于专门领域的特定分析解决方案将获得重视,如新实验药物应用、诊疗变异性、临床试验资格、账单差异和针对主要慢性病的自我管理计划等。

未来,充分利用分析功能的医保,医院和医生会把主要目标放在人群健康管理 (识别高危人群),确定并强制采用最佳治疗途径 (成本最低、最佳结果),还有患者、医保、医生,医院,药房之间信息交流分享的自动化和即时化。

医疗服务院外化、社区化、家庭化

诊治技术和药物的快速发展,以价值为基础的给付手段(医保杠杆强有力的导向和调控),临床实践的规范化和标准化,第三方替代医疗机构的崛起和壮大以及患者就医习惯的改变持续推动医疗服务的院外化,社区化和家庭化。

药房,日间手术中心,透析中心,输注中心,影像中心和化验室陆续走出医院,由独立的第三方经营。

中小型医院,尤其是那些独立运营,也没有市场垄断地位的,2019年会继续面临在生存,发展,缩小,转型甚至被吞并或关闭的选择。

体量大的科研教学型综合医院作为行业龙头,担负着医学研究,创新,教学和重难杂症诊治(器官移植,心脑手术,重症监护等)的重任,会继续增强和扩张,并辐射带动周边社区的院内院外服务体系。

社区医疗和家庭病床,其他非急症医院如康复,临终关怀等市场份额会持续增加。

中国医改

2019年,中国大型公立医院主导医疗服务和政府控制医保的大局面不会有明显改变。民营医院数量增加的势头会放缓,甚至可能停顿。

随着国家和地方医保局的设立,2019年中国医改或许会把更多的精力放在医保上面,尤其是医保给付机制和手段方面。

不解决医保这个瓶颈,国家大力推动的全民健康,家庭医生,分级诊疗等举措很难取得实质性效果,医生集团和民营医疗机构也无法在医疗服务市场上平等竞争。

中国医护服务网 比美特医护在线(北京)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京ICP备09056041号-1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城南嘉园益城园16号楼2-1117室;邮编:100068 删稿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