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医护职称 > 正文
她是如何成为美国第一位女医生的?
时间:2019-04-14 14:14 来源:未知 浏览量
她是如何成为美国第一位女医生的?

今天,美国有近一半医学生、三分之一执业医生是女性。尽管“性别歧视”在医学领域仍未消失,但不得不说,在过去的一个多世纪里,医院性别歧视的现象已有了显著改善。

这个进步,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一个人——伊丽莎白•布莱克威尔(Elizabeth Blackwell)医生。1849年,英国出生的布莱克威尔从纽约日内瓦医学院毕业,成为了美国有史以来,第一位取得医学博士学位的女性。

伊丽莎白·布莱克威尔肖像 | 美国雪城大学医学院收藏

“这件事的重要性不容小觑,在当时的社会,女性从医称得上惊世骇俗。”国际女医务工作者协会(Medical Women's 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秘书长谢莉•罗斯表示。

到1910年去世前,布莱克威尔始终是女性从医的倡导者,可以说将毕生精力都投入了为女性争取从医权利中。此外,她还致力于女性医学教育,在英国与美国建立了专门培训女医学生的机构。

她离经叛道的行为,在当时的美国遭到了不少侧目。有人觉得她“脑子不正常”,唯恐天下不乱;也有人钦佩她的勇气和智慧,认同她男女平等的观点。无论争议如何,结果是不少女性受到她的启发,开始跨越社会障碍,走上了行医之路。

布莱克威尔在成为美国第一位女医生的过程中,遇到了哪些困难?她的人生,对今天的女医生有何启示?让我们回到1847年,找到26岁的她:

被拒29次:一场捍卫性别平等的“长征”

“伊丽莎白,没用的。你进不了医学院。如果你真想学医,只能去巴黎女扮男装上学。”当布莱克威尔咨询如何就读医学院时,约瑟夫•沃灵顿教授这样回答她。女性学医,在1847年的美国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当时26岁的布莱克威尔一连遭到29家医学院的拒绝。

图 | 美国国家医学图书馆

但她没放弃,直到第30家——纽约日内瓦医学院终于接收了她,而且录取还是个“玩笑”的结果。当时日内瓦医学院全体教师都不同意她入学,为了找个借口,发起了一次学生投票,让清一色的男医学生投票表决。

听教授说有个女孩要进医学院,年轻人们都觉得“开什么玩笑?”他们只觉得有趣,于是全票赞成,想看看玩笑如何收场。结果教授不得不遵守约定,阴差阳错地通过了布莱克威尔的入学申请。

布莱克威尔等的就是这个机会,1847年她进入了日内瓦医学院,成了美国第一位女医学生。

然而进医学院之后,依旧阻碍重重。课堂上,教授给她设立“专座”,与其他男学生隔开;上实验课时,不允许她进入实验室。尤其是生殖系统解剖课,教授让她“避嫌”,以免引起男学生的尴尬。

布莱克威尔当然义正辞严地拒绝了这些无理的要求,她坚决表示自己应和男生享受平等的学习待遇。她的坚定不移,让男同学无比钦佩和尊重,也赢得了不少人的支持。不光如此,在医学专业技能上,两年中她也在飞速成长着。

但因为是医学院唯一的女生,她总是受到四面八方的非议,甚至成了小镇上的热门话题。由于特立独行的性格,城镇中的女性都排挤她、讨厌她。

布莱克威尔在日记中写道:“我因为医学生身份在这个小镇上引起的骚动,丝毫不会动摇我的决心。”“渐渐地,我发现医生的妻子们都把我当异类,餐桌上总躲着不和我交流。当我往学校走时,中途总有女人会停下脚步,盯着我看,好像我是只怪兽。

“后来我才震惊地发现,日内瓦医学院的人分成了两派:一派觉得我是个‘坏女人’,有不可告人的阴谋;另一派觉得我疯了,随时可能发作……”

图 | 美国国家医学图书馆

但她都忍了。她在种种负面攻击下不为所动,坚持初心。尽管单纯的求学之路,在布莱克威尔身上已演变成一场艰苦卓绝的“道德长征”,但1849年1月23日,布莱克威尔还是以第一名的成绩,从日内瓦医学院毕业了。

艰苦的执业:为后来人开疆拓土

在28岁的布莱克威尔的毕业典礼上,日内瓦医学院院长查尔斯•李教授“对布莱克威尔的英雄行为表示钦佩,同时也为她遭受的磨难表示同情。”

她毕业的消息如同新闻,很快变得家喻户晓,但医疗界仍不愿接受她,除了打杂的工作,能够让她获得充分医疗经验的医院,都不愿让她就职。

“毕业即失业”用在布莱克威尔身上恰如其分。能从医学院毕业,就已饱受非议了,进医院工作有多难可想而知。“在1849年,女性公民在美国连投票权都没有。对一个年轻女人来说,进入由男性主宰的行业,无异于成为众矢之的。”美国医学生协会(American Medical Student Association,AMSA)主席凯莉•希尔伯特说。

雪上加霜的是,布莱克威尔学医的经历,似乎只让更多女医学生陷入窘境——在布莱克威尔之后,进入医学院的女生受到歧视和不公正待遇并未改善。

曾为她颁发毕业证的查尔斯•李后来甚至改口声明:“由于事实表明在医学院接收女性入学的不便之处如此之多,我未来将反对这种做法……”不久之后,纽约医学协会便发出公告,表示以后“女性均不可就读医学院。”

“阻止我们进医学院,我们就自己造”

成了“全民公敌”后,布莱克威尔也没有退却。1858年,毕业后第9年,她组织成立了纽约妇女儿童医院,也就是如今纽约大学下城医院的前身。这所医院不仅为穷人提供医疗服务,还为女医学生提供培训及就业岗位。

1974年美国发行邮票纪念布莱克威尔

“一个没有性别耻辱感、没有男医生骚扰的环境,才是女性医学生能够安心学习的地方。各地女性医学院的出现,是为了向全世界表明,女性不会因为男性的排斥就停止从医的脚步。如果他们不允许我们进医学院,我们就自己建造。第一个人负责想,第二个人负责做,第三、四个人才能加入,直到最后所有人都认可它。”

后来,布莱克威尔的妹妹艾米丽也跟随姐姐的脚步,成为了医生。半个多世纪后的今天,美国医学生中女性占比达到了47%。如果不是布莱克威尔的抗争,不会有这样的成果。

从1949年开始,为纪念布莱克威尔从医学院毕业100周年,美国霍巴特和威廉姆史密斯学院设立了“布莱克威尔奖”,专门颁发给各行各业有重要贡献、特别是在两性平权上取得卓越成就的女性。知名获奖者包括美联储首位女主席珍妮特•耶伦、特奥会创始人尤尼斯•肯尼迪•施莱佛等。

而布莱克威尔本人直到19世纪70年代末退休后,仍以七旬高龄投身平权运动,并在预防医学及计划生育等领域开展各种活动。

今天的医学界:挑战仍在继续

如今虽然女性学医不再是难事,但女医生仍面临这不少“隐形的歧视”。比如提到医学领域的女性职业,人们下意识的反应大多是“护士”,认为女性擅长的医疗角色就是护理。这种看法无疑是狭隘的。

在医院的管理岗位上,女性只占15%,在院长级别领导岗上,女性只占16%。是女医生无法担此重任吗?还是深入骨髓的偏见?值得注意的是,即使是医院身居高位的女性领导,也宁愿选择男助手而不是女助手,因为男医生更“随叫随到”。

医学中的平权斗争还远未结束。未来如何不得而知,但至少布莱克威尔的付出,已为如今的女性带来了许多光明。

她远远领先于同时代人,为广大女性铺平了从医道路。即使在170年后的今天,她的一举一动仍值得赞叹。

中国医护服务网 比美特医护在线(北京)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京ICP备09056041号-1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城南嘉园益城园16号楼2-1117室;邮编:100068 删稿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