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在线阅读 > 正文
医学史应该打破内外史壁垒
时间:2018-12-23 18:14 来源:未知 浏览量


医学史应该打破内外史壁垒

12月14-15日,“明清以来医疗社会文化史研究”工作坊在上海中医药大学举办。本次会议由上海中医药大学科技人文研究院《中医药文化》编辑部主办,来自南开大学、南京大学、中国社会科学院等科研院所的四十余位专家学者与会。

 

上海中医药大学副校长杨永清致辞

 

工作坊为期一天半,日程安排紧凑,分为“沟通内外的医学交流”、“医疗文本与文化”、“医疗事业与社会”三个主题、六场报告进行。澎湃新闻选取三位学者的报告详加介绍,以飨读者。

 

研讨会现场

 

跨学科视野下的中医知识史研究

 

南开大学历史系余新忠教授的报告题目是《融通内外:跨学科视野下的中医知识史研究刍议》。他从个人医学史研究经验出发,指出中国医学史研究的现存问题,并提出其未来发展方向。

 

余新忠教授

 

余新忠从1997年就开始做医学史研究,当时的医学史并不为人所熟知,被认为是“非主流”“旁门左道”,前辈学者经常告诫他要回归“主流”历史学界。经过二十多年的发展,学界已经能够认同医学史是一个很重要的研究领域,颇具发展前景,甚至有人提出它是将来历史学发展的一个新的增长点。作为新兴研究领域,医学史也迎来了“红利期”,很多研究成果涌现出来。

 

但余新忠认为,医学史研究虽然看起来红火,实则蕴藏着很大的危机。如:内外史之间的壁垒依然森严,对欧美成熟的医学史研究的理念、方法的了解和借鉴还十分不足,很多成果“新瓶装旧酒”现象严重,宏大叙事的影响依然强烈,相对独立的“医史”学科建设还遥遥无期。

 

余新忠随后对“内外史壁垒”问题做了深入剖析。他最早研究的是清代江南的瘟疫社会,即从瘟疫这种社会现象切入,探究历史变迁和社会文化的演变。作为一名历史学者,他所受的训练和立场与医学出身的学者很不一样,所以早期完全把医学史当做“外史”来做,对于疾病、医学的关心比较少。而随着研究的深入,余新忠从瘟疫开始进入卫生问题,真切感受到“内史”和“外史”之间的沟通非常必要,研究应该更多地回到医学本身的议题,而不仅仅是把它当做一个切入点,这样才有可能真正把相关的历史呈现出来。

 

那么如何打破“内外史壁垒”呢?余新忠认为跨学科研究是当务之急。一方面需要更多具有多重知识背景的年轻人加入研究;另一方面也需要不同学科背景的研究者,怀着开放包容的心态来理解对方的诉求。医学史不能只是“历史”或“医学”,仅仅探讨技术、科学或是社会文化都是不够的,要将二者有机结合。具体来说,文史等学科出身的研究者应该介入被医学界的医史研究者视为“核心地带”的中医知识史研究,特别是包括清代医学知识史在内的明清以降中医知识的演变和建构,从自身的角度对于当今中医知识的认识和省思提供有益的思想资源。这不仅可以打破内外史的学科壁垒,展现跨学科的意趣和价值,也是未来创立相对独立“医史学”的可能路径。

 

此外,余新忠还特意强调研究议题的重要性。他认为学术的生命力在于创新,而现有的很多研究真正的新意不够。历史学目前更多关心社会的进步、社会物质的发展等问题,缺乏对于生命苦难的关注,也缺乏对于人的真正思考。在这种情况下,应该结合世界史学发展的潮流,努力把生命放到历史中来,在对生命的关注中彰显历史的意义。

 

这一点对于医学史研究者来说尤为重要,随着“红利”的消退,如果不能及时地提出促动大家思考的议题、吸引更多年轻学者加入,那么医学史研究真正融入主流史学就会存在很多困难,或许在下一阶段又回归“小众”境遇。医学史的研究议题必须将文本与“人”密切联系起来,在具体实践和历史语境中认识和理解文本,展示其生命史学的独特意蕴。

中国医护服务网 比美特医护在线(北京)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京ICP备09056041号-1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城南嘉园益城园16号楼2-1117室;邮编:100068 删稿联系QQ:17000555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