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名医风采 > 正文
名医杜锺骏为光绪诊脉
时间:2018-12-01 09:47 来源:未知 浏览量
名医杜锺骏为光绪诊脉

杜锺骏(1852-1922),字子良,邵伯镇人。出生医学世家,父为著名外科医生,生子三人也都习医。杜锺骏居长,天资聪颖,学业超群。学完各类经书后,又精研《内经》、《难经》、《本草》、《伤寒》、《金匮》诸书。弱冠悬壶于扬州弥勒庵桥火星庙,凡去求医者,必妥为诊治,所写医案洋洋数百言。每遇一般医生束手无策与有争议的病例,杜能引用古代名医的论著加以阐述,众皆称善,故在扬州一带颇有声望。杜喜吟咏,常与诗友唱和,后经棋友荐至浙江,再由宁绍道台引荐赴淳安、诸暨等县任职,后至浙江节署任戎政文案。

光绪发动戊戌变法,为慈禧所镇压,被囚禁在瀛台,后来患病,虽经太医诊治,终不见效,乃向民间征医。浙江巡抚冯汝骙极力推荐杜锺骏,并函托内务大臣、军机袁世凯与南、陆两尚书就近照应,还筹集了三千金,作为杜在京不时之需。杜锺骏于光绪三十四年(1908)七月初假道天津进京,在海轮上赋诗一首:“匆匆北上赴都门,忠信波涛跨海奔。自愧不才非国手,愿将所学报君恩。天颜有喜何须药,秋兴频吟只念椿。即日大案传宇内,寅僚同庆共开樽。”诗中充分流露出杜锺骏愿将生平所学报效君王的抱负。

名医杜锺骏为光绪诊脉(扬州江都邵伯镇)

 

此时,被征召前来为光绪诊脉的各地名医,除杜锺骏外,尚有张彭年、施焕、陈秉钧、周景涛、吕用宾五人。

七月十六日上午,内务府大臣先带杜锺骏在宫门谒见六位军机大臣,然后至仁寿殿为光绪诊脉。慈禧西向坐,光绪东向坐。杜先向太后一跪三叩首。这时,光绪将两手手心向上放在大如半桌的案头,杜快步上前又叩头行礼,并以两手按帝脉。由于思想紧张,气息急促,乃屏住气不讲话。光绪忍耐不住,突然发问脉象如何,杜答:“皇上左尺脉弱,右关脉玄。左尺脉弱为先天肾水不足;右关脉玄为后天脾土失调。”光绪又问宜用何药治疗,杜告以先天不足宜二至丸,后天不足宜归芍六君汤。光绪说:“归芍吃得不少,可是毫无效果。”杜以丰富的临床经验,明确回答,“《本草》中常用药不过二三百味,贵在君臣配合得宜。”指出对症下药、辩证施治的重要性。光绪称赞所言极是,并嘱照此开方,不必更动。一日,杜锺骏在院中值班,内监走来,向杜竖起大拇指,说:“你的脉理很好。”杜问他何以知道,内监说:“万岁爷说你的脉案开得好。以前太医开的药方,万岁爷往往不吃,你的方子却吃过三剂。”

为光绪诊脉时,慈禧常不离左右。光绪与太后成见甚深,太后忌人说皇上肝郁,光绪忌人说他肾亏。杜锺骏深知其中原委,对此俱避而不提,以免引出是非。不过光绪长期以来行动失去自由,积郁无从排解,久乃成疾,而治心病并非易事。

这时为光绪诊脉的,皆为各地推荐来的名医。内廷不是组织他们会诊,细心研究,扬长避短,求得最佳方案;而是一日换一医,六日轮转一次,各开各的药方,前后不相闻问。光绪的病多日并未见好,一日又轮到杜锺骏诊脉,光绪问及其病为何两三年不愈,杜说:“皇上的病已非一朝一夕,身体虚弱由来已久。民间治这类病要服药二百剂,方才收效。因而皇上所服之药,不连服十剂八剂,不宜轻易更换。”光绪虽表赞同,但并不能改变旧制,让杜连续治疗。杜锺骏深知这样下去绝无好结果,再则,他此来本拟为光绪消除沉疴,见此情景,又岂能坐视?于是主动向陆尚书提出,请他便中进言。而陆尚书嘱杜不要多虑,内廷中事一向如此,做对不求有功,做错也不负责任,表示不便进言。陆尚书尚且如此,杜更无能为力了。

名医杜锺骏为光绪诊脉(扬州江都邵伯镇)

 

以前,太医时常擅改别人所开药方,连光绪也明白。有次杜锺骏在军机处开方,光绪即着内监嘱杜:“万岁爷要你在上面如何说就如何开方,切勿变动。”又嘱另一位太医陈莲舫不要与他人串通起来改方。杜才写两三行,又有司官前来查问是否改动。可见太医串通别人擅自改方,是内廷中的一种积弊。这样做的太医可能害怕失宠甚至获罪,也就不考虑什么医德了。太医以前所开药方,确有不少问题。光绪为求病愈,曾将过去太医院药方二百余张,交给杜锺骏等六人,还附有自已所书病略:“予病起初不过头晕,服药无效;既而胸闷矣,继而腹胀矣;无何又见便溏、遗精,腿酸脚弱。其间所服之药以大黄最不对症,力钧请吃葡萄酒、牛肉汁、鸡汁尤为不对。”嘱六人细细考究,究竟为何药所误,尽言无隐。六人乃共推陈秉钧拟稿,陈直率指出太医前后矛盾之处,大家不赞成。杜锺骏认为揭太医之短,如太医获罪,以后会遭报复,不但祸及自身,而且会连累保荐的本省长官。于是提出自己的折衷办法,仍用陈秉钧所写案稿,前后不动,中间略加变动,对前医用药差错,只暗点而不明言,不说“所服这药,热者如干姜、附子;寒者若羚羊、石膏;攻者若大黄、枳石;补者若人参、紫河车之类,伤了胃气,因此缠绵不愈。”乃以公拟药方呈上。此事不仅说明某些太医庸碌无能,并无真才实学;而且进一步证明一日换一医的严重后果。不过,此时光绪已病入膏肓,纵然扁鹊复生,也无回天之力了。

十月十六日夜,内务府派人急匆匆而来,说皇上病重,要杜锺骏上去诊脉。光绪气促口臭,带着哭声说,头班之药无效,问有何法救他。并说大便九日不解,痰多气急心空。杜回答,容下去细细斟酌。杜下来对内务府大臣说:“此病不出四日必有危险,在脉案上要明白写出来,否则,我负不了责任。”内务府大臣也担不起责任,便回明军机。军机张中堂说:“我等知道就是,不必写。”次日上午,杜又为光绪诊脉,光绪卧于房中,仍喘息不定,其脉更快而细,毫无转机。二十日中午诊脉时光绪已无言语,卧御床上。杜以手按脉,光绪惊醒,口、目、鼻俱动,是肝风的表现,杜甚恐惧。周、施、吕次第诊脉后,同至军机处,杜对内务府三公说:“今晚必不能过,无须开方。”内务府三公说:“总须开方,无论如何写法均可。”于是书危在眉睫,拟生目散。药未进,光绪已龙驭上宾,与世长辞。

名医杜锺骏为光绪诊脉(扬州江都邵伯镇)

 

杜锺骏进京为光绪诊脉,历时三月有余。由于内廷关系复杂,积弊甚多,未能一展抱负,发挥所长,深感遗憾。

杜锺骏离开北京后,居住上海,后至奉天任巡按使署财政顾问。适逢袁世凯胃痛甚剧,曾邀杜前往诊治,一帖解痛,数帖病愈。后出任淮关监督一年多,为有力者排挤离去。杜再入北京,延请他治病的甚多。他辩证能察隐微,立方绝不泥古,有药到病除、立竿见影之效。杜曾发明“黑虎丹蟾香散”,为外科之上品。晚年寓居杭州,寄情山水,诗酒自娱。有《德宗请脉记》、《白喉问答》、《扶瘾刍言》、《管窥一得》、《药园医案》及《药园诗集》等书。

中国医护服务网 比美特医护在线(北京)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京ICP备09056041号-1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城南嘉园益城园16号楼2-1117室;邮编:100068 删稿联系QQ:17000555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