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名医风采 > 正文
许迅:要做就做“中国标准”
时间:2019-02-20 18:54 来源:未知 浏览量
许迅:要做就做“中国标准”

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眼科,在业内可是块响当当的“金招牌”。当然,在这里工作,不仅有自豪也有压力。竞争更加激烈、要求更加高。许迅以吃苦耐劳、钻研业务的踏实作风脱颖而出,历任市一医院眼科主任、副院长,以及上海市视觉复明临床医学中心主任、上海交通大学眼科研究所所长等职务。
 
啊1.jpg
 
德式精准糅合美式创新
 
“眼里容不得一粒沙”,这是对性格的一种描述,也是眼睛真实的生理写照。任何一点细微的刺激,都会使我们“泪流满面”“睁不开眼”。一个小小的损伤,就可能使眼睛失明。因而,很多人对于在眼睛上动刀,往往心存恐惧。
 
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眼科创建初期,主任赵东生是德国医学系的奥地利学派“出身”,作风严谨、精细,对学生的要求也非常严格,市一医院眼科多年来一直承袭着德系派的精细作风。许迅是眼科界泰斗级名家张皙教授的得意门生,深受其影响,对眼科手术把握精准,术前反复演绎、术中明察秋毫、术后不断反思。他跟着张皙手术到独立主刀经历了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许迅主刀,张皙在他身边看着。这个阶段对基本功锻炼帮助很大,手术前一天要把方案写好,包括手术中的每一个细节,细到一把镊子什么时候用,用有齿的还是无齿的。如果没有写对,张皙会修改;方案认可满意了,才允许动刀。手术时张皙在一边看着,做错了她也不会大声说,怕影响病人情绪,只会用眼神告诉许迅。
 
第二阶段,张皙坐在办公室里,有问题让护士打电话叫她,手术顺利结束后,许迅再打电话向她报告。
 
第三阶段,许迅做手术,张皙不在办公室等了,有问题自己解决,但手术责任由她来承担。手术中遇到出血、角膜水肿,找不到视网膜裂孔等问题,都要自己思考怎么处理。
 
眼睛像一部非常精密的仪器,角膜、巩膜、视网膜,很多结构薄如蝉翼,手术稍有不慎,失之毫厘,差之千里。早年对手术技术的刻苦磨练,让许迅受益终身。他认为,眼科手术不是简单的成功就好了,而要做得精细、精致。
 
1990年,30岁的许迅迈出了人生中很重要的一步,真正成为眼科“主刀”医生,管辖30多个手术床位。
 
身负重任,许迅工作更加勤恳。按医院规定早上8点上班,他经常7点不到就已经在科室里忙碌了。十年如一日,兢兢业业,渐渐锤炼出扎实的临床能力和精湛的手术技术。
 
尽管可以“凭真本事吃饭”了,他却没有满足。医学在不断发展,科技日新月异,他也有着更高、更远的目标。1992年,他前往香港中文大学,师从眼科大师何志平攻读眼科硕士。
 
这是一位风格迥异于德系的美国学派教授,接受过美国医学的正统训练,思维开阔、理念创新,带给许迅很多启发。他从各种不同的角度提出问题,思考解决问题的方案,寻找创新途径攻克科研与临床的难关。比如,许迅改进了显微技术,摈弃了巩膜外兜带的玻璃体手术治疗视网膜脱离,有效地将原先一种繁琐的手术简化。这一研究成果比国外同类科研论文发表整整提前了2年,相关论文发表在权威杂志上。他发明的“后巩膜加压装置设计”也获得了国家专利。
 
许迅的感悟是:崛起于二战前的德国式医疗理念,奠定了眼科的基石,并将手术精细化发挥到极致;而崛起于二战后的美国式医疗理念,则将手术创新拓展到极致。
 
他则吸取这两种医疗理念融会贯通,在继承总结前辈经验的基础上大胆探索和实践,手术越做越精准,并不断改进和创新。
 
着眼预防“治未病”
 
许迅坦言:“医生是个神圣的职业,也是非常累人、责任重大的职业,从业者不能将它仅仅看作谋生糊口的工具,更要抱有一颗仁爱之心,以解除病人疾苦作为自我实现的最大乐趣。” 他觉得,优秀的医生不是等到人们生病了再去治病,而是在人们没有生病之前就开始预防,“上工治未病”。
 
问题是,预防工作的成效很难量化和评估,一般人通常都是生了病才想到治疗。
 
因此,临床医生从事预防研究工作的少之又少,觉得体现不了医生价值,做得“没劲”。许迅却是一位敢啃“硬骨头”的临床医生。临床上很多眼病会导致视力下降甚至失明,有些可以治疗,恢复视力,但是有些却无力挽回,甚至永久失明。“人除了对死亡的恐惧之外,就是对失明的恐惧了。”许迅说:“中国人对眼病危害的认识远远不足,欧美地区人群最恐惧的除了恶性肿瘤带来的死亡,就是双目失明。国际上也认为,影响人类健康的三大疾病,除了心脑血管病、恶性肿瘤外,第三种就是视觉损伤。”
 
对于不可逆的视力损伤、致盲性眼病,预防是唯一有效的方法。许迅表示,眼病防控不能仅仅着眼于后期的治疗,必须将触角伸向前期预防,加强早期干预,这样才能有效地控制眼底的危害。
 
许迅倾注了10多年心血,不断突破主攻的研究项目。他发现,中国的糖尿病有个可怕的发展轨迹: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糖尿病发病率越来越高,其并发症也越来越普遍,视网膜病变就是其中之一,常常导致病人失去视力、致盲。于是,他率领团队持续10年系统地记录了众多糖尿病视网膜病变患者的翔实资料,并据此研究制定符合中国国情的糖尿病视网膜病变防治指南,提出将预防和治疗相结合。他将前期预防放在更重要的位置,立足防患于未然,契合了“上工治未病”的理念。他根据这一防盲干预的临床性研究成果,写成《糖尿病性视网膜病变发病机理和临床防治》,相继荣获上海市科技进步一等奖、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
 
许迅还致力于青少年眼病的预防工作,大力倡导阳光户外活动预防近视,已经在上海8个区建立试点学校,探索增加户外活动预防近视的模式和方法,评估其有效性,为后续推广提供依据,也为上海以及其他地区提供更多循证医学证据。为了普及户外活动预防近视理念,许迅带领的团队策划举办了一系列以“‘目’浴阳光——倡导户外活动预防近视”为主题的大型健康促进活动。
 
中国唯一的“第三方评价平台”
 
现代医学是从西方医学发展而来,绝大多数疾病的治疗指南和规范都是由西方国家制定,评估、检验采用的都是西方标准,只有符合这些标准才算达到了“与国际接轨”和“国际化”。中国的指南即使根据国情做了相应调整,但是整体上还是西方标准,甚至有些是直接照搬自西方。
 
在许迅看来,与国际接轨就要与国际标准统一,这似乎无可厚非。但是,很多国际标准的制定可能没有考虑到中国或者亚洲人群,这些标准是否适用于中国就值得思考了。中国眼底病的研究和防治水平已处于世界前沿,需要有自己的相应的评价标准。
 
他因此在上海筹备建立了第三方评价平台——眼科临床研究评价中心。他说,以前中国还没有专业的眼科研究评价机构,这个评测中心现在是中国唯一一个,很多国家和地区都会委托我们来评测。
 
这或许并不是第一个“中国标准”,但肯定不会是最后一个。许迅期待在眼科领域会有更多的“中国标准”。
 
其他导师招学生都是招专业对口的,而许迅招了一批非临床专业的学生,有学计算机的,有学工程学的,还有学生物工程的。他说他需要的是复合型人才,比如,计算机和信息专业毕业的医生,将来做医学大数据的时候就能派得上用场。
 
许迅已将目光投向未来医学,布局已经开始。

中国医护服务网 比美特医护在线(北京)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京ICP备09056041号-1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城南嘉园益城园16号楼2-1117室;邮编:100068 删稿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